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广州出台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办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3月28日 20:08

租客网获悉,2020年3月24日,广州市住建局发布《广州市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实施办法》文件,涉及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等多项决定,讲加快促进广州市住房租赁市场发展,加快建设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

根据租客网从网上资料所知,关于奖补标准与对象,办法中提到,利用集体、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750元/平方米-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商业、办公、工业、酒店用房等非住宅,经批准改造为租赁住房的,改造为普通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5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建设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城中村租赁住房品质化提升、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且相对集中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闲置住房经品质化提升作为租赁住房,且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的项目,按建筑面积35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而为环卫工人、公交司机等城市重要公共服务群体提供租赁住房,且租金接受政府指导的,按以下标准给予补贴:新建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10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改造租赁住房的,按建筑面积8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实施品质化提升的租赁住房项目,按建筑面积600元/平方米给予补贴。

此外,符合规定内的住房租赁企业将房源信息录入“阳光租房”平台,录入房源数量不少于300套(间)的,或建筑面积不少于10000平方米的,按150元/间给予奖励。住房租赁企业、中介机构于2019年1月1日后通过“阳光租房”平台办理住房租赁合同备案,租期在6个月(含)以上的,按150元/宗的标准给予奖励。

如果使用社会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并实现房源验真和网上合同登记备案功能的,按以下标准给予奖励:企业自有住房信息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10万元/个给予奖励;第三方商业运营平台与“阳光租房”平台互联的,按20万元/个给予奖励。

据悉,本办法自印发之日起实施,有效期至2021年12月31日。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

租客网:最新深圳租房攻略,科技园上班再不为找房发愁了

白石洲拆迁消息传出之后,本人加入了找房租房大军,踏上了漫漫征程。花了好几个周末的时间,走遍了半个深圳,对各地房源和租金也了解比较透彻。由于在南山科技园上班,不想离的太远,最先考虑的是西丽和蛇口。或许太久没找房了,当听到房租单价后,自己都吓一跳,这还能住的起吗。民房改造的公寓,西丽单间1950,一房一厅2500,两房一厅3200。若是小区房单价还得加上800左右。蛇口房租比西丽只高不低。排除这两个近一点的地方,那只能找地铁沿线便捷性比较高的地段,主要为1号线和11号线。1号线沿线,我遍访了西乡、固戍、坪洲和后瑞。花了整整一天时间,越找越心凉。当然我找的还是民房,由于经济有限,小区暂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这几个地方房子一栋挨着一栋,鳞次栉比,房源不少。单房1400-1700,一房一厅1900-2500,两房一厅2800以上。咋看起来房租会实惠一些,但这些地方最大的不足是采光和通风不好,握手楼较多,白天不开灯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光线稍微好一些的又没有空房。所以一天走下来又是徒劳无功,双腿倒是灌了鉛似的,偷偷瞄了一下微信运动,排名竟然破天荒的第一,32000多步。有了前面的铺垫,11号沿线找房子的时候要求再降,通勤时间一个小时可以考虑,我们第一站就来到了福永。还真别说,福永房子还真是不错的,房子又大又宽,采光通风还好。单间1050,一房一厅1800,两房一厅2500。我朋友当即就订了一套,房东还告诉我们隔壁的几套也都是白石洲的人过来租的,看来想法相同的还不少呢。在回程途中,我想去碧海湾看下,因为有同事住在这里,顺便去拜访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我想,我以后就住这里了。这里的户型、采光和通风都是我最满意的,而且大部分都有阳台。单间1300左右,一房一厅1800,两房一厅2500。由于这里离地铁站有点远,走路要十几二十分钟,所以选这里的人比较少,但房子真的是好。综合一下,以上房源都是民房改造的公寓,家具家电齐全的,拎包入住即可。在南山上班,福永和碧海湾都是不错的选择,11号线速度贼快,前海湾换乘1号线,后海换乘2号线,通勤时间都在1小时内。有的朋友可能会说龙华片区,但想到4号线人堆人的现象,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宝安选吧。

2020年04月08日 14:17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